张爱玲作品系列

     张爱玲,中国现代作家,本名张瑛,出生在上海公共租界西区的麦根路313号的一幢建于清末的仿西式豪宅中。张爱玲的家世显赫,祖父张佩纶是清末名臣,祖母李菊耦是朝廷重臣李鸿章的长女。张爱玲一生创作大量文学作品。类型包括小说、散文、电影剧本以及文学论著,她的书信也被人们作为著作的一部分加以研究。1944年张爱玲结识作家胡兰成与之交往。1973年,张爱玲定居洛杉矶,1995年9月8日,张爱玲的房东发现她逝世于加州韦斯特伍德市罗彻斯特大道的公寓,终年75岁,死因为动脉硬化心血管病。


外文名: Eileen Chang
别名: 张瑛(父母取名)
国籍: 中国
出生地: 上海
出生日期: 1920.09.30
逝世日期: 1995.09.08
代表作品: 《半生缘》《赤地之恋》《小团圆》
 曾用笔名: 梁京
流派: 海派作家
原籍: 河北丰润
主要作品: 散文集《流言》
散文小说合集: 《张看》

   【成就荣誉】
  说张爱玲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“异数”当不为过。文字在她的笔下,才真正的有了生命,直钻进你的心里去。喜欢张爱玲的人对她的书真是喜欢,阅读的本身就能给读书的人莫大的快感。阅读的快乐只有在她那里才可以得到,至少对我是这样。读别的书你或许能知道道理,了解知识,得到震撼,但是只有读张爱玲的文章你才是快乐的。即便是有点悲剧意味的《十八春》依然如此! 

     张爱玲是世俗的,但是世俗得如此精致却除此之外别无第二人可以相比。读她的作品你会发现她对人生的乐趣的观照真是绝妙!张爱玲的才情在于她发现了,写下来告诉你,让你自己感觉到!她告诉你,但是她不炫耀!张爱玲最有名的一本集子取名叫《传奇》其实用传奇来形容张爱玲的一生是最恰当不过了。张爱玲有显赫的家世,但是到她这一代已经是最后的绝响了,张爱玲的童年是不快乐的。父母离婚,父亲又一度扬言要杀死她,而她逃出父亲的家去母亲那里,母亲不久就又去了英国,她本来考上了伦敦大学,却因为赶上了太平洋战争,只得去读香港大学,要毕业了,香港又沦陷,只得回到上海来。她与胡兰成的婚姻也是一个大的不幸。本来在文坛成名是件好事,可是这在解放后居然成了罪状,最后只得远走他乡!   

     张爱玲的性格中聚集了一大堆矛盾:她是一个善于将艺术生活化,生活艺术化的享乐主义者,又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悲剧感的人;她是名门之后,贵府小姐,却骄傲的宣称自己是一个自食其力的小市民;她悲天怜人,时时洞见芸芸众生“可笑”背后的“可怜”,但实际生活中却显得冷漠寡情;她通达人情世故,但她自己无论待人穿衣均是我行我素,独标孤高。她在文章里同读者拉家常,但却始终保持着距离,不让外人窥测她的内心;她在四十年代的上海大红大紫,一时无二,然而几十年后,她在美国又深居浅出,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,以至有人说:“只有张爱玲才可以同时承受灿烂夺目的喧闹与极度的孤寂。”  

 现代女作家有以机智聪慧见长者,有以抒发情感著称者,但是能将才与情打成一片,在作品中既深深进入又保持超脱的,除张爱玲之外再无第二人。张爱玲既写纯文艺作品,也写言情小说,《金锁记》《秧歌》等令行家击掌称赏,《十八春》则能让读者大众如醉如痴,这样身跨两界,亦雅亦俗的作家,一时无二;她受的是西洋学堂的教育,但她却钟情于中国小说艺术,在创作中自觉师承《红楼梦》《金瓶梅》的传统,新文学作家中,走这条路子的人少而又少。   现代著名作家,四十年代在上海孤岛成名,其小说拥有女性的细腻与古典的美感,对人物心理的把握令人惊异,而作者独特的人生态度在当时亦是极为罕见。五十年代初她辗转经香港至美国,在此期间曾经创作小说《秧歌》与《赤地之恋》,因其中涉及对大陆当时社会状态的描写而被视为是反动作品。其后作品寥寥,唯有关于红楼梦的研究尚可一观。   张爱玲也曾为香港电懋电影公司编写《南北一家亲》等六个剧本,之后也曾从事翻译与考证工作。张爱玲与宋淇、邝文美夫妇有深交,她的作品即是透过宋淇介绍给夏志清先生,肯定张爱玲不世出的才情,而享誉国际。张爱玲遗产的继承人是宋淇夫妇,其中大部分交由皇冠出版社收藏。   一九九五年中秋夜,曾经瞩目中国文学界的才女张爱玲猝死于洛杉矶一公寓内,享年七十五岁。   

    她的逝世使她的名字在文坛上再一次复苏。这位沉没了多年的作家一夜间又浮上水面来,而且是前所未有的美。那刻的美是永恒的,因为张爱玲孤独的一生走完了,留下的一片苍凉与无尽叹息化成玻璃灵柩,守护着她过去的灿烂。隔着空间和时间的玻璃墙望回去,越光辉的成就也越凄凉。   

     张爱玲系出名门,祖母李菊耦是慈禧心腹中堂李鸿章之女。不过她的童年是黑暗的,生母流浪欧洲,剩下她和弟弟在父亲和后娘的监管中成长(详见《私语》)。或许这是导致张后来的作品充满悲观跟势利的主要原因。她笔下的女性是实实在在的:自私、城府,经得起时间考验。就是这些近人情的角色的永恒性加重了她文字里苍凉的味道,反复地提醒着我们所有现今的文明终会消逝,只有人性的弱点得以长存于人间。至于她本人亦是斤斤计较的小女人:摸得到、捉得住的物质远较抽象的理想重要。   

    张爱玲离开了父亲逃到了母亲那里,母亲给了她两条路,让她选择:“要么嫁人,用钱打扮自己;要么用钱来读书。”张爱玲毅然选择了后者,然而,母亲的经济状况一直不好,而母女间的矛盾也在一天天间慢慢地、以一种不易察觉的形式在一天天间激化。张爱玲说:“这时候,母亲的家亦不复是柔和的了。”    
     中学时期的张爱玲已被视为天才,并且通过了伦敦大学的入学试。后来战乱逼使她放弃远赴伦敦的机会而选择了香港大学。在那里她一直名列前茅,无奈毕业前夕香港却沦陷了。关于她的一切文件纪录尽数被烧毁。对于这件事,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:“那一类的努力,即使有成就,也是注定了要被打翻的罢?……我应当有数。”大有一种奈若何的惋惜。但她没有后悔。   

    此后张爱玲返回上海,因为经济关系,她以唯一的生存工具——写作,来渡过难关。《第一炉香》和《第二炉香》却成为她的成名作,替张爱玲向上海文坛宣布了一颗夺目的新星的来临。张爱玲的这两篇文章是发表在由周瘦鹃先生主持的《紫罗兰》杂志上的。继之而来的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《倾城之恋》《金锁记》等等更奠下她在中国现代文学重要的地位。就在她被认定是上海首屈一指的女作家,事业如日中天的同时,她却恋爱了。偏偏令她神魂颠倒的是为大汉奸汪精卫政府文化部服务的胡兰成。   

    张爱玲为这段恋情拼命地付出。她不介意胡兰成已婚,不管他汉奸的身份。战后人民反日情绪高涨如昔,全力捕捉汉奸。胡兰成潜逃温州,因而结识新欢范秀美。当张爱玲得悉胡兰成藏身之处,千里迢迢觅到他的时候,他对她的爱早已烧完了。张爱玲没能力改变什么,她告诉胡兰成她自将萎谢了。然而,凋谢的不只是张爱玲的心,她惊世骇俗的写作才华亦随之而逝。往后的日子纵然漫长,她始终没再写出像《金锁记》般凄美的文章。在1945年出版的《文化汉奸罪恶史》中,张爱玲榜上有名,这多多少少拜胡兰成所赐。张爱玲与胡兰成相识于1944年,分手在1947年,只有短短三年,却是张爱玲一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。此后张爱玲在美国又有过一次婚姻,她与第二任丈夫赖雅相识于1956年,对方是个左派作家,两个人同年结婚。直到1967年赖雅逝世。
 

【作品年表】

小说
  《不幸的她》上海圣玛利女校年刊《凤藻》总第十二期,1932年,为作者处女作,(华东师大陈子善考证)。   
《牛》,上海圣玛利亚女校《国光》创刊号,1936年。  张爱玲
《霸王别姬》,《国光》第九期,1937年。   
《沉香屑第一炉香》,上海《紫罗兰》杂志,1943年5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沉香屑第二炉香》,《紫罗兰》,1943年6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茉莉香片》,上海《杂志》月刊第11卷4期,1943年7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心经》,上海《万象》月刊第2—3期,1943年8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倾城之恋》,《杂志》第11卷6—7期,1943年9—10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琉璃瓦》,《万象》第5期,1943年11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金锁记》,《杂志》第12卷2期,1943年11—12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封锁》,上海《天地》月刊第2期,1943年11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连环套》,《万象》7—10期,1944年1—6月,收入《张看》。   
《年青的时候》,《杂志》第12卷5期,1944年2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花凋》,《杂志》第12卷6期,1944年3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,《杂志》第13卷2—4期,1944年5—7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殷宝滟送花楼会》,《杂志》第14卷2期,1944年11月,收入《惘然记》。   
《等》,《杂志》第14卷3期,1944年12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桂花蒸阿小悲秋》,上海《苦竹》月刊第2期,1944年12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留情》,《杂志》第14卷5期,1945年2月,收入《传奇》。   
《创世纪》,《杂志》第14卷6期,第15卷1、3期,1945年3—6月,收入《张看》。   
《鸿鸾禧》,上海《新东方》第9卷第6期。1944年6月。   
《多少恨》,上海《大家》月刊第2—3期,1947年5—6月,收入《惘然记》,台湾皇冠出版社,1983年6月。   
《小艾》,上海《亦报》,1950年连载,江苏文艺出版社,1987年7月。《十八春》,上海《亦报》连载,1951年出单行本。   
《秧歌》,香港《今日世界》月刊,1954年。   
《赤地之恋》,香港《今日世界》,1954年。   
《五四遗事》,台北《文学》杂志,1957年,收入《惘然记》。   
《怨女》,香港《星岛晚报》连载,1966年,台北皇冠出版社出版,1968年。   
《半生缘》,1968年,先在台湾《皇冠》杂志刊出,后改名为《惘然记》,收入《惘然记》。   
《相见欢》,收入《惘然记》。   
《色·戒》,台湾《中国时报·人间副刊》,1979年,收入《惘然记》。   
《浮花浪蕊》,收入《惘然记》,1983年。   (以上三篇约作于1950年,发表时间晚。)   
《小团圆》(创作于1970年,于2009年2月23日在台出版,4月8日在大陆出版发行,引起热议。)   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(这部中篇作于1973年至1978年之间,2004年2月台湾皇冠出版社推出了这本小说的正体字单行本。)

散文
《迟暮》,上海圣玛利亚女校《凤藻》1933年刊。   
《秋雨》,上海圣玛利亚女校《凤藻》1936年刊。   书评四篇,《国光》第1、6期,1936—1937年。   
《论卡通画之前途》,上海圣玛利亚女校《凤藻》1937年刊。   
《牧羊者素描》,上海圣玛利亚女校《凤藻》1937年刊。   
《心愿》,上海圣玛利亚女校《凤藻》1937年刊。   
《天才梦》,西风出版社征文,1939年,收入《张看》。   
《到底是上海人》,《杂志》第11卷5期,1943年8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洋人看京戏及其它》,上海《古今》半月刊第33期,1943年《更衣记》,《古今》第34期,1943年12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公寓生活记趣》,《天地》第3期,1943年12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道路以目》,《天地》第4期,1944年1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必也正名乎》,《杂志》第12卷4期,1944年1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烬余录》,《天地》第5期,1944年2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谈女人》,《天地》第6期,1944年3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小品三则》(包括《走!走到楼上去》、《有女同车》、《爱》),《杂志》第13卷1期,1944年4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论写作》,《杂志》第13卷1期,1944年4月,收入《张看》。   
《童言无忌》,《天地》第7、8期,1944年5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造人》,《天地》第7、8期,1944年5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打人》,《天地》第9期,1944年6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说胡萝卜》,《杂志》第13卷4期,1944年7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私语》,《天地》第10期,1944年7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中国人的宗教》,《天地》第11—13期,1944年8—10月。   
《诗与胡说》,《杂志》第13卷5期,1944年8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写什么》,《杂志》第13卷5期,1944年8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〈传奇〉再版序》,1944年9月。   
《炎樱语录》,上海《小天地》第1期,1944年9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散戏》,《小天地》第1期,1944年9月。   
《忘不了的画》,《杂志》第13卷6期,1944年9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谈跳舞》,《天地》第14期,1944年11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谈音乐》,《苦竹》第1期,1944年11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自己的文章》,《苦竹》第2期,1944年12月,收入《流言》。   
《夜营的喇叭》《借银灯》《银宫就学记》《存稿》《雨伞下》《谈画》(以上均收入《流言》中,发表刊物及年月不详)   
《气短情长及其它》,《小天地》第4期,1945年1月。   
《〈卷首玉照〉及其它》,《天地》第17期,1945年2月。   
《双声》,《天地》第18期,1945年3月。   
《吉利》,《杂志》第15卷1期,1945年4月。   
《我看苏青》,《天地》第19期,1945年4月。   
《姑姑语录》,《杂志》第15卷2期,1945年5月,收入《张看》。   
《中国的日夜》,收入《传奇》增订本,1947年。   
《华丽缘》,上海《大家》月刊创刊号,1947年4月,收入《惘然记》。   
《有几句话同读者说》,收入《传奇》增订本。   
《〈太太万岁〉题记》,上海《大公报、戏剧与电影》1947年12月3日。   
《张爱玲短篇小说集·自序》,1954年7月。   
《〈爱默森文选〉译者序》1964年。   
《忆胡适之》,台湾《中国时报·人间副刊》,收入《张看》,1976年。   
《谈看书》,台湾《中国时报·人间副刊》,收入《张看》,1976年。   
《谈看书后记》,台湾《中国时报·人间副刊》,收入《张看》,1976年。   
《〈红楼梦魇〉自序》,台湾皇冠出版社,1976年。   
《〈张看〉自序》,台湾皇冠出版社,1976年5月。   
《〈惘然记〉序》,台湾皇冠出版社,1983年6月。   
  国语本《海上花》译后记,1983年10月1日、2日台北《联合报》副刊。   
《〈海上花〉的几个问题》(英译本序),1984年1月3日台北《联合报》副刊。   
《表姨细姨及其他》,台湾皇冠出版社,1988年。   
《谈吃与画饼充饥》,台湾皇冠出版社,1988年。   
《“嗄?”?》,1989年9月25日台北《联合报》副刊。   
《草炉饼》,1990年2月9日台北《联合报》副刊。


电影剧本


《未了情》,1947年。   
《太太万岁》1947年。   
《情场如戏场》(改编),1956年摄制,收入《惘然记》。   
《一曲难忘》   《伊凡生命中的一天》


学术论著


  《红楼梦魇》,台湾皇冠出版社,1976年。《〈海上花列传〉评注》,台湾《皇冠》杂志刊出,1981年。


译文
  《海上花列传》(汉译英)。《美国现代七大小说家》(与人合译,英译汉)。   她的小说《色·戒》被著名导演李安拍成电影。 《色·戒》的创作灵感来自王尔德的《薇拉》(Vera)。王尔德是张爱玲一直崇尚已久的偶像,她的个性与作风将王尔德模仿得淋漓尽致,简直是一个翻版。


 


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:/页 共计条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