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详情

臻于至善—《山水走笔》自序

2013/9/8 22:02:1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瑜(贵州省余庆县政协副主席、统战部部长)

      西方哲学认为:是上帝创造了人,上帝主宰一切,而且断言,一个人来到世间就是有罪的——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偷食禁果后才创造了人——称为“原罪”。
      佛家认为:人身是五蕴和合而成的生命体。五蕴是成坏无常、虚幻不实的。它们最终要分离消散,归于寂灭,人并没有一个真体的本体存在。因此,人的本质是无我,是空,即无实体。最初,人的本性都是清净的,善良的,渐渐地由于种种物欲作崇,致使人的本性遭受蒙蔽走向堕落。所以佛家主张这个社会应众生平等,人们要潜心修行,以慈悲为怀,从善积德,普渡众生,达到人生的最高境界。
不管是西方神学也好,东方的佛学也罢,其要义都是研究人的终结关怀,都希望达到超凡脱俗的境地。
       冥冥之中,我们已在这个星球上行走了几十年,只不过我们行走的距离短得可怜,或许只是一个逗号或分号。面对浩瀚宇宙,茫茫天宇,凭着大脑这点思维感知这个世界,不敢从玄妙的神学方面去思考,也不敢从佛家的四大皆空去寻觅,更不奢望道家的无为而治。要达到这样的高度或这样的境界,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企及。
      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,有日月星辰,有风花雪月,有爱恨情仇,有喜怒哀乐……我们就生活在这个有声有色的世界里。前段时间我看过一位朋友写了篇文章,题目叫《把自己找回来》:

       迈过“不惑”,逼近“天命”,我们陡然发现,我们手里原本牵着的我们自己,竟然弄丢了。在哪里弄丢的?什么时候弄丢的?我们浑然不知。我们环顾左右,我们揣度思忖,一脸茫然。
回首来路,我们就像一台机器,组装又被拆卸,拆卸又重新组装;切割再焊接,熔化再铸造。我们苦闷、彷徨、挣扎……我们忍辱、奋进、理想……矛盾、适从、奴化……习惯铸就了我们的性格,而性格却戏耍了我们的命运。
       回首来路,我们就像一个变脸王。我们的兜里、包里、挑子里,装着无数张面具。什么场合需用什么面具,遇着什么人需用什么面具,我们谙熟于心,运用自如。我们甚至把这些面具叠加粘贴在我们的脸上,揭去一层,还有一层,层出不穷。机遇把我们造就成演员,而演员就注定得忘我,要不,我们怎么有可能登上奥斯卡的领奖台呢?
      回首来路,来路就像一座独木桥。桥上千军万马相互裹挟着朝前拥。不把同伴挤下桥去,我们就会被同伴挤下桥去;不迈过同伴的尸身,我们就会被同伴践踏成泥。没得商量,也容不得商量。当我们一身尘埃,满心疲惫,在没有尽头的独木桥上,俨然一个胜利者一路走来,身上不仅没有了优点,就连缺点也没有了。是人就有优缺点,我们仰面问天,我们还是人吗?
……
    找回了自己,我们就悟能、悟净、悟空了。
    找回了自己,我们就找回了一切。

    短短一篇千字文,它诉说的是人性的困惑和人生的顿悟。几十年来,在不知不觉中,一个真实的自我不知去了哪里,猛然间,也似乎开“悟”了,是该去把自己找回来的时候了。
沧桑岁月,历练人的意志使其成熟,如烟往事,让你懂得生存的艰辛。然而,当一个人经历无数日子的洗礼后,反倒觉得越活越糊涂,越活越艰难,现实世界真是可怕和恐怖的。也正如佛家所言:起初人是善良的,由于欲望的不断滋生、漫延,最后人心也变坏了。不是吗?我们每天都要吃的东西,你敢说没有苏丹红?没有地沟油?没有注脏水?……
    这是一个浮躁的世界,这是一个到处弥漫着硝烟的世界。政治动荡,文化流失,道德滑坡,恶欲膨胀……恶魔披着“原罪”的长袍,愚昧、狂妄、邪恶、怨恨、腐败、堕落,地球累了,病了,千疮百孔,遍体鳞伤……
    奇妙世界,人心叵测,欲壑难填,只有懂得给自己减负的人,以一颗平常心,对待身边的一切,生活才会轻松。西方哲学主张人们在现世的基础上努力超越现世,超越有限的人生,最终超脱自我,走向终极的上帝,这与佛家的普渡众生,超度他人的核心理念是没有区别的。取西方哲学和东方佛学之精华,创造“和谐”社会,这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    我们可以读读佛家经典,学着放下。放下是一种智慧。说起佛学,似乎离我们太远,其实不是的,佛始终都伴随着我们,让我们一点点的开“悟”。譬如说吧,人的一生,一路走来,谁都会结下恩恩怨怨。年少时,你会记住那些伤痛,甚至暗暗发誓: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!随着年月的渐长,自然的就会改变当初的想法:算了吧!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一句“算了吧”,就是这些年来你修练的结果,即佛性的体现。佛者,善于自我解套的方法也。
   佛家说:“四大皆空”,即我们的欲望塞满了心,你一定要一点点的修行,把它去掉,用我们通俗的语言表述就是,要认真学习,提高素养,忘掉恩怨,放下贪婪,使心灵得以安静,也就是我们平常宽慰人的话:什么也不想。不想是一种境界,不想也就意味着放下。放下是一种智慧,只有放下了,才能心平,然后才能气和。
    在这天长地久的朝朝暮暮的日子里,我们要寻求一处生存的避难所,那么,我们就要学会包容、大度,我们要知道什么叫难得糊涂,我们要懂得顺其自然,我们要把自己的生活变得简单平淡。
    平淡才是真!
    片言絮语,权为序



[1] [2]  Next page


相关文章

  • 臻于至善—《山水走笔》自序


  • 下一条新闻:《娄山儿女竞风流》报告文学集出版发行

    上一条新闻: 晓云, 您是我们的骄傲——序《王晓云文集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