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详情

巴尔加斯·略萨:诺贝尔文学奖的面子

2010/10/15 16:11:06

     马里奥·巴尔加斯·略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不仅是实至名归,而且是众望所归。瑞典学院也以此挽回了一点面子。盖因十余年来,一系列匪夷所思的选择使诺贝尔奖惨遭诟病。至少是它的“理想主义”取向受到了政治偏见的严重浸染。当然,文学归根结底是一种意识形态,因此它决计离不开政治,但选择什么样的政治态度,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说了算。

  且说巴尔加斯·略萨奋起于上世纪中叶,他传承批判现实主义衣钵,并以出神入化的结构艺术重新编织了拉丁美洲的历史和现实,但个人生活却演绎得令人困惑。首先是与表姨的婚恋令人费解,其次是与挚友马尔克斯的恩怨让人摸不着头脑,再次是刚刚还在竞选秘鲁总统却转眼加入西班牙国籍。凡此种种,使人猜想他是在用小说的方法结构人生。

  巴尔加斯·略萨1936年生于秘鲁阿雷基帕市。和马尔克斯的出身相仿,他的父亲也是报务员,出身贫寒;母亲却是世家小姐。略萨10岁时离开体面甚至不乏贵族气息的外祖父家,随父母迁至首都利马,不久升入莱昂西奥·普拉多军事学校。在校期间大量阅读文学作品并开始与舅母的妹妹胡利娅姨妈相爱,被校方视为大逆不道,同时也遭到了家人的极力反对。1953年,巴尔加斯·略萨再次违背父母的意愿,考入圣马科斯大学语言文学系。大学毕业后,他的短篇小说《挑战》获法国文学刊物的征文奖并得以赴法旅行,后到西班牙,入马德里大学攻读文学(终于1972年获得博士学位,论文写的是加西亚·马尔克斯)。1959年略萨重游法国,在巴黎结识了胡利奥·科塔萨尔等流亡作家。同年完成短篇小说集《首领们》,获西班牙阿拉斯奖。翌年开始写作长篇小说《城市与狗》,发表于1962年,获西班牙简明图书奖和西班牙文学评论奖。4年后,他的第二部长篇小说《绿房子》发表,获罗慕洛·加列戈斯拉丁美洲小说奖。从此作品累累,好评如潮。

  《城市与狗》是略萨的成名作,写莱昂西奥·普拉多军事学校。小说开门见山,把一群少不更事的同龄人置于军人专制的铁腕之下,把学校还有所在的城市描写成一座巨大的训犬场,学生则是一群被悉心教养的警犬。他们在极其严明的、非人道的纪律的摧残下逐渐长大。这是一个暴力充斥的过程,弱肉强食、适者生存的达尔文主义法则像巫师的魔咒笼罩在每个人的头上。谁稍有不慎,就会遭至灭顶之灾。小说出版后立即遭到官方舆论的贬毁。莱昂西奥·普拉多军事学校举行声势浩大的集会并当众将1000册《城市与狗》付之一炬。文学评论家路易斯·哈斯在记叙这段插曲时转述作者的话说:“两名将军发表演说,痛斥作者无中生有、大逆不道,还指控他是卖国贼和赤色分子。”

  《绿房子》被认为是巴尔加斯·略萨的代表作,通过平行展开的几条线索叙述秘鲁内地的落后和野蛮:在印第安人集居的大森林附近,有一个小镇叫圣玛利亚·德·聂瓦。镇上修道院的修女们开办了一所感化学校。每隔一段时间,她们就要在军队的帮助下,搜捕未成年女孩入学,在学校里重新接受命名和教育。学校实行全封闭的准军事管

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 Next page


相关文章

没有相关文章

下一条新闻:姚雪垠:耐得寂寞,方能不寂寞

上一条新闻:24家中央各部门各单位出版社完成转企